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外科医生的治疗计划

外科医生的治疗计划


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认为的,我仅仅只是一个平凡人而已。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恐怕绝大多数人,并不会把一个经营着一家在全国排的上名号的数一数二的大医院的人,当成一个平凡人吧。

如果有人把我当成一介平凡人,恐怕就不是那绝大多数人中的了。

其实我一直是这么想的,当一个平凡人也没什么不好的,对于上新闻啊、上杂志啊什么的我才没有什么兴趣呢。

抱歉,说了这么多,还没有进行自我介绍。

我叫许延,目前三十岁,两年前老爷子的身子骨开始不行了,于是我从他的手里接过了这家在全国排的上名号的衫亭医院,我目前的身份嘛,既是这家医院的院长,也是一名奋战在医疗第一线的知名的外科医生,不过嘛,需要我动手的手术,都是那些难度非常大的,既然这样,恐怕有人就会说了,几百年才动一次手,怎么能算是奋战在医疗第一线。

这里面有我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当然我不会就这样告诉你们的。

10月31号,又是一个阴冷的下雨天,这样的天气真是难以让人心情愉快。

站在办公室的窗边看着医院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我百无聊赖的开始感慨起人生来。

不知在窗边站了多久,一阵清脆的『扣扣扣』的敲门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将我飘远的思绪从远方给拉了回来。

「进来!」

我坐回位置上,在人进来之前摆出了一副正襟危坐,正在认真处理文件的样子来。

在经过我的同意之后,门也随之被打开了,抬起头来,一个打扮靓丽的黑长直OL丽人走进了我的视线里,她是我的秘书,陈墨墨。

国医大毕业的高材生,能力出众。

在人才招聘会因为其出色的表现,被我一眼相中,于是我便向其投出了橄榄枝,她也欣然接受。

这一年来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的,然后她就这样成为了我的得力助手。

墨墨走到桌前,恭敬的将一份文件递给了我:「许院长,这个病人的要求很高,她跟我们提出她必须接受最好的治疗。」「哦!?」听了墨墨的话,我不禁来了兴趣,有些好奇了,不慌不忙的翻开墨墨递过来的档,审视其档的内容来,照片里的人震撼了我的心灵,是她!

我一直都相信,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平凡的人。

当然,绝大多数的人也是这么想的。

毕竟我在短短两年里,把一家濒临破产的小企业发展到如今的世界百强企业。

这样还会把我当成一个平凡人的人,恐怕也只有那些脑神经构造让人无法理解的怪人吧。

我一直都不明白,当一个平凡人有什么好的。

什么?还没有自我介绍?难道你们平时都不看新闻还有杂志的吗!?真是难以置信。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们好了,我叫黎幽若,二十七,新恒集团的总裁。

当然,原本并不叫新恒集团的,两年前通过强硬手段把这快被那无能的叔叔经营破产的公司接手过来之后,才改名为新恒集团的,至于原本的名字,不提也罢。

10月31号,又是一个阴冷的下雨天,这样的天气还要持续几天?最近烦心的事真的是有点多了,集团的发展也似乎有些受阻。

是因为受下雨的影响吗?我总感觉我的身体好像有些不适,但是那里不适,却又说不出来。

最近连着的阴雨天,也让人很难专心于工作,看来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了。

拿起呼机,将自己的秘书喊了进来。

「总裁,有什么事?」

秘书听到我的传唤,第一时间走了进来。

这个穿着米白色套装的OL女孩,叫陈沫沫,是我在半年前的企业进校园活动里相中的能力出众的孩子,当时她的表现,在第一时间便吸引了我的目光,于是我决定把她收入麾下。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沫沫到公司工作之后的表现,没有让我失望,这也证明了我的眼光是正确的。

「沫沫,我感觉身体有些不适,你看着帮我联系一家医院,这几天去检查一下。」「好的总裁,我这就去联系。」从沫沫的眼神里,我看出她似乎有什么想说的,于是我叫住了她:「沫沫,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讲吗?不关系,直说吧。」「嗯,是这样的,总裁。我姐姐陈墨墨现在在衫亭医院工作,这家医院在国内也算数一数二的了,是不是可以去那里检查,毕竟有熟人在,事情会好办点。」衫亭医院么,在听到沫沫说出这家医院名字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说,就去这家医院,于是我便同意了沫沫的提议:「可以,这件事情你去安排吧。对了,你把这家医院的资料找来给我看看。」拿起沫沫给我的医院资料翻看起来,当看见这家医院的院长的样子时候,却让我吃了一惊,是他!

看见照片里面的让我震惊的美人,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是她啊,叫做黎幽若么,真是不错的名字。

很好奇为什么我会震惊么,事情是这样的。

大概在两个星期前的一个夜晚,我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大超市闲逛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一个女人,她的购物篮里的商品也都掉落在了地上,出于礼貌,我急忙将她扶了起来,并帮她把商品捡起来放回购物篮里。

当看见这个女人容貌的一瞬间,我便将她奉为天人。

说实在的,我从没想过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美丽的女人存在。

对于她的美丽,就算是我,也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

她神色冷静的注视着我,并没有说话,但是从她那双美丽的眼眸中,我读出了她的不满。

看来她还是一个冷傲的女人啊。

「抱歉了,这位美丽的女士,刚才是我不对,把你碰倒了,这样吧,你想我怎么样来补偿你,尽管提出来吧。」我本以为她听完我的话会欣然接受我的道歉,可是没想到她的眼神比刚才更冷了。

清冷的从她的嘴里传了出来:「不需要,我没这个时间。我也不需要你什么补偿,就这样,再见。」说完这句话,她便转身要走。

见她要走,我赶紧一把拉住她。

我立马被自己这个不礼貌的行为惊到了,但是我的内心升起了一个想法来,那个想法就是:「得到她!」「你想干嘛!?」她清冷的声音里起了一丝火气。

「不是,我只是想请你喝一杯茶而已。算是我的道歉吧。」女人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似乎是在确认时间,然后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

「好吧,就十五分钟。」

带着她到了我常去的那家会所,进了包厢。

本来想叫侍从的,看见她的表情后,我打消了那个念头,亲自泡了一壶茶,然后倒了一杯给她,对于泡茶,我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果然,她喝了一口之后,不满的表情从她的脸上散去了。

「你的手法不错。」

「谢谢!那个,我叫许延,言午许,延绵不绝的延,许延。」「我知道了。」她并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不过这并没什么影响。

随后我又找了些话题和她聊了几句,她的回应总是那么简短。

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果然就像她说的,就十五分钟时间,时间一到,她便起身向我说了一声再见,然后就离开了。

虽然这让我感到有些尴尬,不过,这十五分钟的谈话我很愉快。

因为我知道,虽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我和她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因为这十五分钟对我来说,不仅仅只是聊天而已。

虽然我现在担任的是外科医生,但是我所掌握的技术,并不只局限于外科。

在那十五分钟里,我通过心理治疗的一些特殊手法,对她施加了一些暗示。

她并没有察觉到我在她身上施加了暗示,这些暗示都被她完全接受了。

相信在不久之后,我还可再次见到她。

一切都按照我那时的计画走着,现在我知道了她的名字。

而且,很快我们又要再见面了。

他好像是叫许延来着,没想到居然还是一家医院的院长啊,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

不过许延这个人,当时给我的印象不是很好。

还记得是两个星期之前吧,那天晚上我在到离公司不远的一家超市购物,为了第二天的出国做准备。

我的时间很紧,买完东西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处理。

正当我准备去结帐的时候,一个男人把我撞倒了,我买的东西都掉在了地上。

真是糟糕,明明时间都很紧了,还遇到这样的事情,看起来要被耽误不少时间了。

撞倒我的男人在第一时间把我扶了起来,并且向我道歉了,还帮把我的东西装回购物篮里。

这样看来,这个男人还是蛮绅士的。

这个想法才刚刚浮现出来,就被打消了。

在他看我的那一瞬间,我们的视线对视了,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赤裸裸的欲望,好像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一般,这种感觉很不好。

所以在他提出想要补偿我的时候,我冷冷的拒绝了:「不需要,我没这个时间。我也不需要你什么补偿,就这样,再见。」说完这句话,我便转身要走,可是没想到,这个男人却又拉住了我。

「你想干嘛!?」

我出声呵斥道,他的这个举动激怒了我,明明我的时间已经很紧了,这个男人还玩出那么多的花样。

「不是,我只是想请你喝一杯茶而已。算是我的道歉吧。」男人在拉住我之后,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

我看了看手表,算了,暂时先挤出一些时间来好了,不然不知道还要耽误多久:「好吧,就十五分钟。」男人把我带到了一家会所,这家会所我来过几次,档次还是不错的,看来这个男人也常来这里。

进了一间包厢之后。

男人原本似乎想叫侍从的,我不满的皱了下眉头,他察觉到了我的不满,便亲自动手泡起茶来。

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我细细的品尝了一小口。

这个男人泡茶的手法相当不错,于是我称赞道:「你的手法不错。」男人对他泡茶的手法看来是相当的自得,借着这个机会,他向我做起了自我介绍:「谢谢!那个,我叫许延,言午许,延绵不绝的延,许延。」这个男人叫什么,我毫无兴趣,于是我说:「我知道了。」我不冷不热的态度,并没有打消这个男人的积极性,他又找了些话题来和我说。

这个男人实在是很无趣,他难道没有看出来我的不耐烦吗?说好了给他十五分钟的,等十五分钟一到,我就立马离开。

烦闷之下,我的目光被他交叉的一起的手吸引了过去,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总觉得男人交叉在一起的手指好像按照什么规律在轻轻地摆动着,我就这样看着入了神,男人在说些什么我也没听进去了。

嗯,我忽然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不知不觉间,十五分钟到了。

「就这样吧,时间到了,再见。」

已经没时间在耽误了,我立马起身离开,独留下男人在房间里。

我想这个男人现在恐怕是无比尴尬的,不过,他怎么样和我已经没关系了,反正不会再见面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有一种我和他不久就会再见面的感觉,这多少让我有些不安。

很快这个想法便被我抛离了脑海,现在我该关注的事,应该是第二天出国的事情才对。

现在想来,我那时的感觉还真的是很准啊,没想到,我和他真的又要再见面了。

滴答滴答,时间结束了八点的旅程来到了九点。

就在我开始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我的秘书墨墨的声音:「院长,黎小姐来了。」听见墨墨的话,我顿时精神一震,她来了么,依旧如那天一样,是那么的守时,一刻不多一刻不少。

「嗯,进来吧。」

三个女人接连走进了我的办公室,领头的那个不用说,自然是我的秘书陈墨墨,接下来的冷艳女人就是我念想了许久的黎幽若,最后进来的,长的和墨墨极其相似的这个女人,则是墨墨的妹妹,黎幽若的秘书,陈沫沫。

嗯,这个陈沫沫,和她姐姐墨墨一样,早就已经成为了我的玩偶。

什么时候的事情?早了,大概是在我把墨墨收入胯下之后的一个星期后吧,墨墨亲手把她的妹妹也变成了我的玩偶。

「你好,黎小姐,好久不见啊。这段时间以来,我还真是挺想念你的。」「你好。许院长。」黎幽若简短的和我握了一下手,不得不说,黎幽若的手,捏起来的感觉相当好。

在带着黎幽若前往我为她安排的检查区域的同时,我还为她稍微说明了一下我的安排:「你今天的安排,主要就是进行一下全身检查。具体的事宜我已经交代了下面的人了,她们会带你进行检查的。按照你的要求,负责给你检查的是本院最好的科室,特医科。」「谢谢。」我带着黎幽若来到了特医科的门口。

特医科里的美女医生们看见我来了,纷纷起身迎上上来,动作整齐划一的向我鞠躬:「院长好!」没错,这个特医科是一个由美女医生组成的科室,为了组成这个科室,当初还花了我不少的时间精力。

才把这些能力出众的美女们收罗帐下。

这些美女也和墨墨她们一样,也都是我得意的玩偶。

这个想法一直维持到遇到黎幽若之前。

遇到黎幽若之后,我发现我所拥有的这些女人,包括墨墨和沫沫这两姐妹在内,根本就没办法和她相提并论。

我给她们布置了今天的任务:「你们来为这位黎幽若小姐做下检查,必须全面仔细的检查,不可以出错。」「是。」众女齐声应道。

随手点名了一位女医生:「就由你带黎小姐去做全身扫描吧。」这位女医生走到黎幽若身边,面露得体的微笑,说道:「黎小姐,请到这边来,由我负责为你进行全身扫描。」然后这位美女医生把黎幽若带到了做全身扫描的房间里去了。

而我则找了一张椅子做了下来,把众多美女医生中的一名拉进怀中,悠然自得的享受起她的服侍,让自己先放松一下。

毕竟接下来的一系列的检查,可不只是个简简单单的检查,为了今天能够一举成功,我可是下了不少的心思。

现在还只是前戏刚开始,过一会才是重头戏,到时我还有的忙呢。

相信一切结束之后,黎幽若就会完全改变她对我的想法了。

因为那时候,她已经乖乖的成为我的女人了。

今天就是检查治疗的日子了,沫沫之前预约的检查时间是九点。

按照我的习惯,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必须预留出充足的可调配时间,以便用来应付任何可能出现的问题。

来到了衫亭医院的门口,我习惯性的看了看手表,现在的时间是八点五十。

很完美,到目前为止,事情都很顺利,没有任何的纰漏出现。

驻足在医院门口,我仔细地打量着这家医院。

该说真不愧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医院么,医院的装修风格简洁大气,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样的装修,非常符合我的审美,检查结束之后我要找院长问一问,这家医院是的设计师是谁,如果方便的话,就请这位设计师来改造一下我家的装修。

我发现医院门口有一位年轻的女人正在东张西望的,似乎在等什么人。

当她看见我们之后,便快步向我们走了过来。

看见这个渐渐走近了的女人,我发现她和沫沫极其的相似,这么看来,她就是沫沫的姐姐,陈墨墨了。

「你好,你就是黎小姐吧。」

两姐妹长得这么像,这个女人,看来连基本的自我介绍都可以省略了,想到这里,我出声应道:「嗯。你是陈墨墨吧。」看了一眼站在我身后的陈沫沫,陈墨墨笑着点了点头:「小妹承蒙黎小姐关照了。黎小姐,因为检查项目比较多,请跟我来。」虽然两人不曾说话,但是刚刚这两姐妹好像彼此注视了一会,是在用眼神交流吗,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姐妹羁绊吧,真是有点羡慕啊。

但是我并不知道,这两姐妹的眼神交流,想的却是我即将被颠覆的人生。

随后,陈墨墨领着我们来到了院长室。

「院长,黎小姐来了。」

「嗯,进来吧。」

在征得了许延的同意后,陈墨墨领着我们进了院长室。

再次见到这个男人,我发现我比想像的要平静,之前的内心深处的那种不安的感觉并没有出现,难道是我多虑了吗。

在简短而又虚伪的客套之后,许延领着我们来到这家医院里最好的科室,他口中的特医科,准备让我在这里进行检查。

特医科,难道是特级医疗科的简称吗?我不知道我所想的,和许延对特医科真实的定义,其实已经差了十万八千里了,这个特医科的全称其实是特地设置的专门用来享受女医生的科。

在许延推开特医科的门之后,我着实是吃了一惊。

这间屋子里面的医生,全部是年轻貌美的女人。

这个男人到底还是心思不纯,我对他的看法真是一点也没错。

一位女医生朝我走了过来:「黎小姐,请到这边来,由我负责为你进行全身扫描。」然后带着我进了做全身扫描的房间。

指着一张扫描床,女医生说道:「黎小姐,请脱下衣服躺倒扫描床上来,现在开始对你进行全身扫描。」「好的。」我依言脱下了身上的衣物躺到床上,床垫很软,躺上去就像躺在棉花堆里。

「黎小姐,请不要紧张,放松。」

「嗯。」

在这么舒适的床上,我怎么可能会有紧张的情绪呢,但是我还是依照医生的话,开始放松自己。

扫描器开始工作了,绿色的光照在我的身上,那是一种很柔和的光,这柔和的绿光让我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黎小姐,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放松,只要听我的指示就好了。」「嗯。」为了让我能够更好的放松,女医生还体贴的打开了音乐播放机,放出了舒缓的音乐来。

看来之前让沫沫帮我预约最好的治疗果然没错。

「放空你的思想,什么都不用想,现在你只要享受这一切就好,等到检查结束的时候我会跟你说的。」「嗯…」在舒缓的音乐下,我开始渐渐的有些睡意了,对于医生的话,开始只能下意识的附和医生。

「黎小姐,我现在会问你一些问题,你一定要诚实的回答我。」「好…」「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身体不适的?」到底是六天之前还是七天天之前呢,我有些不记得了,毕竟每天的要烦心的事情那么多,我不能把精力分散在其他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上,而且刚开始的时候,感觉也没那么明显,我只好含糊的说道:「六、七天前。」「你感觉身体什么地方不适?」有一段时间是头经常疼,可是身体其它地方也有难受过啊,很难讲具体哪里难受呢:「难受的时候全身都不舒服。」「难受的时间多长?」毕竟我是个对时间很敏感的人,这个还是知道的,于是应道:「短的时候五分钟,长的时候甚至半个小时都有。」「放松,让你的呼吸跟随着音乐的节奏,舒缓悠长。」「是…」我照着医生的话,慢慢的调整着呼吸的节奏,感觉人轻松了不少,思想也开始飘远了。

「这些我已经记下来了,现在我们来聊一些其他的话题吧,这样有助于放松。」「嗯。」要聊一些其他的话题吗,也好,脑子里不想事情,这样躺在床上无所事事还真是有些无聊呢。

「你的身材很好啊,平时经常锻炼吧?」

「是的。」

每天要处理的事情繁多,没有良好的身体,我哪里能吃得消。

难道我最近锻炼的时间少了吗,身体居然这么不争气的垮掉了。

「看你的皮肤这么光滑,平时没少做保养吧?」「我一周三次全身保养。」不好好保养,像我这么重视工作的人,会很容易衰老的啊,我可不希望自己这么年轻就变成一副人老珠黄的样子。

这样家常一样的对话,让我越来越放松了。

「是的,就是这样,放松。」

「嗯。」

「黎小姐,掌管着这么大的一个集团,想必你很辛苦吧?」「是的,很累。」整个集团重要的事情全部要我来决策,怎么可能不辛苦。

「繁重的工作让你的神经每时每刻都处于紧绷的状态,就像一张拉满弦的弓,随时都会断裂,不是吗?」「是的。」确实啊,神经每时每刻都处于紧绷的状态的话,真的是很容易就会崩裂的。

「你看,现在既然是在医院做治疗,何不放下一切烦恼,把自己交给我,安安心心的休息一下。」「好的。可是…」为什么我隐隐觉得医生的话有些奇怪,果然是神经太过于紧绷了吧。

「你看,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是吗,没有人会打扰你休息的。」是啊,医生说的没错,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既然这样,那我乾脆趁现在好好放松一下,等之后治疗结束,又要投入到繁琐的工作中去了,恐怕这样的机会不会很多了。

「是的。」

「在这里,你远离了你的工作,所以,你可以放松你的神经,放空你的思想。」「嗯,放松神经…放空思想…」「对,就是这样,让我的声音来引导你,把你的思想交给我,这样你就不会产生烦恼了。」「是的,你来引导我…没有烦恼…」医生的声音在我的耳边环绕,时远时近,是那么的飘忽不定。

跟从着医生的声音,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一切的烦恼都理我远去了,我感觉很舒服很舒服,真是一种非常其妙的体验。

然而我并不知道,毫无保留的让另外一个人来掌控我的思想,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

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因为我此刻正随着医生的声音,享受着美妙的体验。

「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会触及你的隐私,但是你还是要诚实的回答我。」「好…」「你平时有没有进行自慰?」「有…」

「你自慰的频率是什么?」

「一周、一周…三四次…」

为、为什么要问我这么隐私的问题!?这和检查应该没关系的吧。

因为强烈的羞耻心,我的呼吸变的稍微急促了一些,这些属于个人隐私的事情,我还是不喜欢轻易的告诉别人的。

「放松,吸气,呼气。让你的呼吸跟随着音乐,慢慢平复下来。」「是…」我轻轻地吸气呼气,让呼吸的节奏跟着音乐的节奏,急促的呼吸慢慢的平复下来了,我感觉自己比之前更加的放松了,思想也越发的飘远了。

猛烈的睡意笼罩着我,让我感觉好像下一刻我就会睡去一样。

「你看,现在我们两个人不是正在进行检查吗,而且这些问题对接下来的治疗计画很重要的。知道了这些我们才好制定治疗计画。」是啊,医生说的没错,我们现在正在进行检查,这些问题都是很正常的。

既然这样,那我有何必想这么多呢,只要听从医生的安排就好了。

「是的…」

「放松、放松,你现在很平静很平静。」

「是的,平静…」

「你已经不能思考了。」

「不能…思考…」

咦,我、我…「所有的烦恼都已经离你远去了,听着我的声音,你感到非常的安详。」「烦恼…远去…安详…」没有烦恼的感觉真好。

「很好,黎幽若,接下来的这个声音,将会带给你比现在更加安心平静的感受。所以,你要服从那个声音,只有这样,你才能享受到更加舒适的感受。」哢嚓,迷糊中,我好像听见了关门的声音,可是我现在已经无法思考了。

「没错,我的声音让你变的更加的无拘无束,更加的安详了,毫无烦恼,就像回到了孩童时代。」一个有磁性的男声在我耳旁响起,替换了刚刚的女声,「我的声音会带你翱游,享受那种无拘无束的快乐。」「无拘…无束…快乐…」「不要思考,放空自我。」

「不要…思考…放空…自我…」

「无条件的服从我的话。」

「无条件…服从…」

此刻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只能木然的复述着声音说的话。

「你很喜欢这样的感受。」

「喜欢…感受…」

「没错,是我给了你这样的感受。」

「给我…感受…」

「但是现在,这种感受就要结束了,你不愿意这种感受结束。」声音告诉我,这种舒服的感觉就要结束了,我不愿意就这样结束,我还想继续沉浸在这样的感受中。

「感受…不愿意…结束…」

「这种感受只有我能给你,想要继续享受这种感受,你就必须承认我是你的主人。」「享受…感受…承认…主人…」声音说只有承认了声音是我的主人,我才能继续享受这种感受。

「我是你的主人。」

「你是…主人…」

为了继续享受这种感受,我承认了声音是我的主人,我要继续享受这种感觉。

「很好。以后你只要听到『冷艳的淫荡总裁』,就会回到现在这个状态。」「冷艳的…淫荡总裁…回到…状态…」「很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医院…」

「你来医院是要做什么?」

「检查…治疗…」

黎幽若现在处在深度的催眠状态里,不管事身体还是心灵都在我的掌控之下。

只要我愿意,她随时都会进入催眠状态,成为一个没有思想的玩偶。

当然,就这样让她成为一个玩偶,未免失去了太多的乐趣了。

我可是相当的期待,当冷艳和淫荡同时出现在黎幽若的身上时,会是怎么样的情况。

关闭了扫描器,我把黎幽若扶了起来,让她靠在床上。

在把她扶起来的过程中,我可是没有少吃她的豆腐,黎幽若那丰满的胸部,还有笔直修长的双腿,抚摸起来的细腻手感,真是让我爱不释手。

「很好,黎幽若。你现在已经完成了全身扫描,准备开始新的检查。」「完成…扫描…准备…新检查…」「你只要听见『这是治疗』,不管我提出的要求有多么的离奇,你都会认为这是正常的,并且完成这个要求。」「是…」「在听见我的拍手声之后,你会清醒过来。你会完成我的指令,但你是不会记得催眠里的事,也不会在意你没穿衣服,虽然清醒过来了,但是依然受我的控制。」说完我便拍了一下手。

黎幽若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当看见我的时候,便完全清醒了:「可以开始下一项治疗了吧,许院长。」「不用叫的这么生分吧,幽若小姐。」听见我这么多,黎幽若的秀眉皱了起来,冷冷的说道:「我什么时候同意了这么叫我了?许院长!」我摸了摸鼻子,这个冷傲的女人啊。

「别这么说嘛,幽若。你也可以叫我许延的,毕竟这是治疗的一环啊。」听见这句话之后,黎幽若呆滞了一秒,随后恢复了正常:「既然是治疗,那就没办法了,你就叫我幽若吧,许延。」「按照流程,接下来的检查是身体协调能力检查。」说着我把早已准备好的装着一件白色的V型泳衣的盒子交给了她,V型泳衣应该都知道吧,就是那种只能遮住乳头和阴户的泳衣。

黎幽若接过盒子打开之后,脸色马上就变了,拿着泳衣的手有些颤抖,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的寒气:「不是要做身体协调能力的检查吗?你给我这个做什么,想羞辱我吗?」我摆出了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她:「这是治疗用的衣服啊,你不穿起来,我们怎么继续进行检查。」限定词入耳,黎幽若又呆滞了一秒:「抱歉,既然是因为治疗的关系,那我就穿起来吧。你要知道,这么暴露的泳衣,通常只有夜店小姐才会穿吧。如果放在平常,我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更何况现在还要穿在身上。」尽管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强忍着羞意,用笨拙的动作穿起了V型泳衣。

虽然黎幽若穿泳衣的动作因为害羞而显得笨拙,但是她的那种表情一脸认真的样子,在我看来却显得无比淫荡,真是诱惑力十足,这种落差感实在是太美妙了。

尽管动作笨拙,黎幽若还是顺利的穿好了泳衣。

还真是有些遗憾啊,居然没有求我帮忙。

「嗯,现在可以开始身体协调能力的检查了,专案是钢管舞。」说着我打开了手机的音乐播放机,动感的音乐从扬声器里传出来。

「钢管舞?」

黎幽若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左右看了看:「可惜这里没有钢管,要不这样好了,你把我当成钢管。」「还要把你当成钢管?」「没错,因为这是治疗啊,钢管舞是最能体现身体协调能力的舞蹈,你难道不知道吗?」「我、我不知道,平时我很少接触舞蹈的,更何况这样绕着一个男人跳舞。」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羞意。

穿成这样和一个男人进行亲密的身体接触,对于她来说应该是第一次吧,一向冷冰冰的黎幽若,现在居然流露出这样小女人的样子来。

也许她是那种外冷内媚的类型,只要好好开发,我说不定就能享受到神仙般的快感。

「没关系,我来教你。先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听了我的话,黎幽若把她的芊芊玉手轻轻地搭在了我的肩上:「然后怎么做?」「然后曲起一条腿,然后用曲起的腿来摩擦我的身体。」黎幽若的腿紧紧地贴着我的身体,按照我的要求上下摆动摩擦着。

「用手勾着我的脖子,用腿夹住我的腰,扭动你的腰。」我用手托住黎幽若的翘臀,稳住她的身体,不让她滑落。

我感觉到,从她的阴户中,流出了丝丝的淫水来,看来她有点动情了。

平时那么冷艳的一个女人,居然是这么容易就动情的体质,这个发现实在是太有趣了。

黎幽若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动情了,她的脸颊红透了。

于是她立马慌慌张张的从我的身上下来。

「检查怎么样了,应该可以了吧?」

动情的黎幽若不复以往的冷艳姿态,反而显得有些扭扭捏捏的。

看见这样的黎幽若,我大感有趣,也就并不着急就这样把黎幽若吃掉:「身体协调能力检查已经可以了,你的身体协调能力很正常。下一个专案是触觉检查。

接下来我要用手来抚摸你的身体,你必须如实把你的感受用音节来表达出来,因为这是治疗。」不等黎幽若做出回答,我的手便已经覆上了黎幽若的那对雪白玉乳,轻轻地揉捏了两下。

「Do~」

从黎幽若的嘴里发出了一可爱的声音来,因为快感的刺激,一丝红晕浮现在她的脸上。

然后我从她的玉乳开始往下抚摸,平滑的腹部,挺翘的臀部,丰韵的大腿,娇美的阴户。

每抚摸到一个部位,她便用可爱的声音从嘴里吐出一个音阶。

「Re~Mi~Fa~So~La~」

看着黎幽若那粉嫩的嘴唇,我情不自禁的用舌头舔了一下。

「Si~」

在吐出最后一个音阶之后,我感觉到黎幽若的身体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仅仅是因为被我舔了一下,她竟然就达到了高潮。

真是敏感的身体。

看来我可以利用黎幽若是容易动情的体质这个发现作为突破口,完全扭曲她的思想,将黎幽若彻彻底底的变成我的女人。

「冷艳的淫荡总裁。」

关键字脱口而出。

下一秒,黎幽若又闭上双眼,失去神智,陷入了催眠状态。

「我是谁?」

「你是…我的主人…」

「那你是不是应该要听我的话?」

「是的……」

黎幽若用毫无情绪起伏的声音,述说着服从的话语。

「记住我接下来说的话,让这些话深深的刻入你的脑海里。」「是的……」「黎幽若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我要让黎幽若从内心深处开始改变,让她对自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这个认知深信不疑。

「你非常敏感。所以你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来慰籍内心的寂寞。这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能让你放下虚伪的冷艳外表,展露出淫荡的内心。」「需要男人……依靠……展露……内心……」「而现在,就有这么一个男人可以让你依靠。」「是的…」「那个男人就是许延。」「男人…许延…」

「黎幽若,张开眼睛。」

听到主人的指示,我慢慢的张开了眼睛。

一个身影浮现在我的眼前,这个身影是许延。

「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

「许延…」

「我是你的主人,是不是?」

「是的…」

没错,这个声音是主人的,那么,许延就是我的主人了。

「跟我重复我的话,黎幽若喜欢许延。」

「黎幽若…喜欢…许延…」

「黎幽若想要嫁给许延。」

「黎幽若…嫁给…许延…」

「许延是黎幽若值得依靠的男人。」

「依靠……许延……」

「很好,接下来把这几句话在心里反复重复,直到成为你坚定不移的信念为止。」主人要我重复他的话,并且把让这些话成为我坚定不移的信念。

只要是主人的话,我都一定回去完成的。

我茫然的注视着主人,嘴里开始重复着这几句话。

「黎幽若…喜欢…许延…」

「黎幽若…嫁给…许延…」

「依靠……许延……」

原来,我是喜欢许延的,并且想要成为他的女人,这样的想法开始一点点的在我的内心里面紮根。

「黎幽若…喜欢…许延…」

「黎幽若…嫁给…许延…」

「依靠……许延……」

我越来越觉得我是无比深爱着许延的,而且一定要成为他的女人。

「黎幽若…喜欢…许延…」

「黎幽若…嫁给…许延…」

「依靠……许延……」

我想,只要能在许延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我一刻都不想没有他的存在。

「黎幽若…喜欢…许延…」

「黎幽若…嫁给…许延…」

「依靠……许延……」

无论是谁都不能把我和许延分开,谁要是敢这么做,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我无法想像身边没有许延的日子。

「……」

不知道重复了究竟多少遍,我的心里早就已经被这个念头填满了,我是属于许延的,我是他的女人。

真是奇怪,为什么我之前会觉得他很讨厌呢,看来那时候我一定是吃错药了。

「幽若,幽若,醒醒…」

我听见了许延呼唤我的声音。

「嗯…」

我慢慢的回过神来,发现许延正一脸微笑的看着我。

「呀…」

我本来想对着许延露出一个最美的微笑的,可是我突然发现,我现在正全身赤裸呢,被喜欢的人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强烈的羞意瞬间涌上了心头。

字节数:26104

【完】